关店40家转型社区生鲜,永辉新零售前路依旧坎坷? 
2020-01-08 09:41:28
  • 0
  • 0
  • 0

产业作者|习睿

编辑|谭松

来源|一鸣网

水深火热,用来形容2019年的生鲜市场再合适不过。

2019年底,生鲜电商暴雷事件频频发生,资本望而却步;但与此同时,社区生鲜却得到资本青睐,融资事件也频频发生。在生鲜领域历经“磨难”的巨头们再次将目光聚集在社区生鲜,想寻找新的可能,包括永辉。

有消息称:永辉云创旗下的永辉生活将转型为社区生鲜菜市。为此,19年12月底,永辉生活对现有门店进行梳理复盘、进行调整,合肥、厦门两地的永辉生活正在清仓,共计关闭40多家门店。

短时间大面积的关店,赶在2019年尾巴的转型,永辉的新零售之路走得有些坎坷。从成立云创到转型再到调整门店,永辉似乎一直在试错。然而此举挤进拥挤的社区赛道,永辉的新零售会迎来坦途吗?

永辉新零售陷入“推倒重来”循环

永辉云创子品牌永辉生活成立于2015年,定位于“社区便利店+生鲜”,一百多平的门店里一应俱全。可以说这是永辉首创的零售新业态,但这个看上去美好的故事,也并没有讲出好的情结,就连收尾都显得有些无力。

50%生鲜区一直是永辉生活引以为傲的核心竞争力,但永辉生活的经营面积大多控制在两百平以下,一半的生鲜区域意味着其他种类商品的减少,日销品种类甚至无法满足社区居民的消费需求,支撑整个门店的基础太过薄弱。商品种类比不了其他超市甚至家门口的全家,单单购买生鲜,距离又成一短板。这为云创的失败埋下了种子,而着急和外界对抗的云创来不及检验永辉生活这一新业态的可行性就已经开始全国推广复制。

2015年11月18日,永辉生活首家门店在上海开业,快速扩张几乎成为每个零售新物种的“标配”:2017年9月,永辉生活扩张到100家;三个月后,门店数量翻倍,变成两百家。

按照永辉原计划,永辉生活还需要在2018年新开1000家门店。不过在2018年年底,永辉生活的开店计划没能如愿完成。永辉开始放慢他的脚步,根据大环境调整。

而在去年12月底,永辉生活已经从开店计划进展困难变成需要靠张轩宁通过质押股权来继续维持运营。根据永辉超市发布的《关于股东部分股份质押公告》显示,股东张轩宁质押其持有的永辉超市953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2.81%,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

尴尬的定位在财报上的体现便是成立至今,云创仍是亏损状态。2016年永辉云创净亏损为1.16亿元,2017年亏损为2.67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实现14.78亿元,亏损增至6.13亿元。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9亿元,同比增加594%,但净亏损达3.89亿元。也正是常年的亏损让云创开始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

无论新零售还是生鲜市场,容许试错的时间并不宽裕。及时止损成为永辉的重中之重,即使这意味着对自己之前新业态的否定。对于永辉生活来说,转型为社区生鲜店后,如果仍以三百平的面积示众,生鲜商品的品类同样满足不了消费者的需求。因此,有关人士向一鸣网透露:永辉生活转型社区生鲜菜市后,选址会更靠近用户,利于自身品牌的渗透,且门店也会比原有的便利店形态的门店面积更大。

挤入拥挤赛道,模仿还是创新?

转型对目前的云创来说是必须,但转型做社区生鲜是明智的吗?

正如开头所说,年底社区生鲜成为2020年的生鲜热门赛道。巨头的目光、热钱的流入让人差点忘记生鲜市场在2019年的惨状。

先有苏宁小店、便利蜂全国性扩张,后有京东7FRESH旗下的生鲜社区超市“七鲜生活”落地,再是社区生鲜品牌钱大妈宣布完成10亿元D轮融资,同时,生鲜快送服务提供商朴朴超市在10月获得B2轮1亿美元融资;最后有社区生鲜品牌分别入驻大型商超,美团投资肉联帮。

但是面对社区生鲜,依然没人能跑出一条可复制的模式,却依旧吸引众多人加码,和2019年的生鲜电商一样。可以预见,如果在社区生鲜赛道上,玩家们依然不顾精细化运营只顾盲目扩张,2020年底我们还是可以听到哀嚎。

除永辉云创转型做社区生鲜,永辉超市也在今年着重在小业态永辉mini店上发力。2019年12月31日,永辉超市一天内在全国范围内新开6家门店。而在2019年12月,永辉超市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于全国开了46家店,筹建储备门店达233家。在如今竞争激烈的新零售格局下,mini店的成本远低于大业态,且利于品牌密集渗透。永辉曾对媒体表示永辉MINI店模式已经得到验证,但根据永辉超市2019年中报披露的相关数据: mini店营收5.5亿元,却亏损了几千万。在这一前提下,永辉mini只会越扩张越亏损。

自身模式没得到验证,赛道进入无人区,无论是永辉超市还是永辉云创,社区生鲜可能也不是一条好路。

永辉的新零售试验前路依旧坎坷

我们再次聚焦到永辉生活。

不可否认,永辉自身较为完善的供应链可以让其转型后快速融入,但现在的社区生鲜同样也需要的是在经营上的精细化,目前,根据相关人士的透露,永辉生活转型后依然沿用之前的超市模式,仅仅是提高生鲜品类的权重。如何降本增效,拥有全新的经营模式将是永辉在转型后需要更多考虑的问题。

另一方面,有零售方面的从业者从一鸣网透露,社区商业并不仅仅是卖菜,其中盈利重要的一环在于满足快餐需求以及以门店为载体延伸服务来增加长尾效益。但对于永辉生活来说,这一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

其次,在消费客户占有率方面,永辉并不占优势。Trustdata在10月发布的《2019年19月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分析报告》显示,生鲜电商在一线城市已呈现“631”格局。在2019年第三季度,一线城市生鲜用户占比中每日优鲜占总人数60%左右,盒马APP占比30%左右,永辉生活APP并没有跻身到前十名。

在如今的生鲜格局下,玩家们的发展路径似乎在相互借鉴,更像是从一个坑跳进另一个坑,而玩家们乐在其中。即使生鲜是永辉本行,但面对不同往昔的市场格局,永辉云创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