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拼购村东北授牌,苏宁拼购:我们很稳健,京喜在追赶 
2019-12-04 21:49:13
  • 0
  • 0
  • 0

01 有人欢喜有人愁

2019年10月12日,名动一时的淘集集遇到了大问题,大量商户聚集在淘集集的总部五牛控股大厦,他们扯起了横幅,还有人爬上了26楼,甚至准备轻生。

这些人在淘集集上线的三年以来,相与始终,却忽然遭到了淘集集的拖欠或是惩罚。在淘集集官微下方,有不少商户更是痛斥平台拖欠款项,有商家曝光自7月份开始就没有收到平台打来的款项。甚至有的被拖欠的款项到上千万。

本是利益共同体,奈何,眼看他楼塌了。

坏消息接踵而至,10月15日,淘集集CEO张正平向商户发布了道歉信,张正平表示:“进入7月,由于内外部一些因素,业绩增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销售额出现停滞,这里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边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

话说得很官方,简单来说,淘集集资金流断裂,拖欠商户款项,员工工资拖欠,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而和淘集集几乎同龄的拼多多,最近也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三季度(截至2019年9月30日),拼多多实现营收75.13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3.724亿元同比增长123%。拼多多APP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4.296亿,较去年同期增长1.979亿。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平台GMV达840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488亿元同比增长144%。

拼多多砸入大量成本,打造百亿补贴。但是在财报发布之后,股价应声而跌,拼多多的美股股价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逾20%,市值缩水超过百亿。原因很简单,拼多多依然在持续亏损,财报显示,三季度拼多多净亏损23.35亿元,比去年同期扩大了112.6%。

社交电商的大幕早已经拉开,今后会走向何方尚需明了。

根据《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过去的5年,我国社交电商的复合增长率为60%,2018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超1.2万亿。且2019年,社交电商的市场规模将突破2万亿,达到20605.8亿元,同比增长63.2%。

社交电商这块蛋糕足够大,大到已经成为电商行业现象级事件。电商行业的头部三家,苏宁、阿里、京东也是分别落子。

02 电商落子

当年千团大战时,阿里曾作了一款产品,名为聚划算,产品推出仅今年一年时间,聚划算就给阿里带来了一百亿元的成交额,这在2010年时是个相当可观的成绩。

2018年4月,在拼多多的红旗插到了三四线县镇的五湖四海之后,阿里对聚划算进行了重新改版和升级,通过拼团形式进行裂变和拉新,聚划算成为阿里在社交电商战场的重要落子,聚划算依托淘宝本身的客户端入口位置,所以用户量实现较为稳定增长。在今年的双十一大战中,聚划算也有不错的表现。

2016年,苏宁总部的技术人员们推出了一款名为乐拼购的产品,在短时间内,即成为用户新宠。

2018年,7月27日,在苏宁易购818购物节发布会上,苏宁易购总裁侯恩龙宣布,乐拼购更名为苏宁拼购,设立8.8拼购日,并将主推低价有好货的“8块8包邮”。拼购日前夕,侯恩龙还在微头条上发表态度,希望为行业立规,掀起一场拼购的正名之战。在随后的818电商大战之中,苏宁拼购取得了不菲的成绩,3天就突破1000万订单量,买家数同比增长4700%,一举打响了正品拼购第一平台的招牌。

京东的京喜则显得有些低调,今年4月份,京东上线以“拼团购”为主的京喜APP,但是,既没有刘强东站台,也没有徐雷捧场,京喜在京东内部获得多少支持有些让人担忧。可以看出来当时的京喜只是刚刚在路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之后的618,徐雷宣布,将会在今年三季度和腾讯联手打造新的社交电商平台。到了9月,京喜这才算正式开业。紧跟着10月份,京喜拿到了微信的一级流量入口。

但是,京喜却在刚一开始就崴泥了,9月20日,“京东拼购5万人上当”的话题悄悄上了热搜,根据市界报道:京东通过微信弹窗广告,诱称用户获得了1元购买纸巾的资格,用户付款后,页面却变为拼购。这意味着,付款后还要邀请两个新用户参团,若参团失败,已支付的1元钱不退。且支付订单莫名变为给一个陌生电话充值5M流量。另据财经网报道,该用户和客服的沟通记录显示,“被充值”的陌生号码是京东充值的虚拟号码。且根据成交订单量显示,至少有5万以上的用户遇到同样的情况。

也就是说,电商巨头京东直接吞掉了五万用户的一元钱,京东在关键性的开局第一战期间就先薅了一把羊毛。明显可以看出,京喜的上线依然有赶鸭子上架的急促感,京东在社交电商上的全面落后迫使京东集团一定要急速追赶。

在进入11月之后,京东则开始用主站app推京喜,笔者发现,在京东app下单之后,还会提示有10元红包待领取,点击之后会引导到下载京喜app的页面为了拉新,京东的第一步就是想转化存量。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社交电商目前的主力消费人群依然是三线城市以下消费人群,这一人群和京东的主力用户有多少贴合度尚需要观察。

你方唱罢我登场,在社交电商这个大舞台上,有人想要捞块钱,薅羊毛,却最终聪明反被聪明误。有人依靠社交软件的流量加持取得巨大进展却陷入获客成本持续增大,只能不断烧钱的尴尬境地。有人开始补贴用户,补贴商家以求快速在市场上打响知名度。

03 电商战场的新模式

群英荟萃,好不热闹。总体来看,社交电商市场,成绩很大,仍然是一片值得杀入的战场,但问题也不少。

那么,除了以上提到的这些,是否有一个新的模式能够提供给企业,提供给消费者一个良好的镜鉴,有没有平台可以和商户共赢的办法?甚至是,平台来赋能中小经济体,为经济发展注入生机和活力。

一个90后的小伙子,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2012年,梁兴晟回到老家黑龙江省庆安县开起了火锅店。

当时正值东北火锅在网红界的上升期。火锅红利时代,他尝到了甜头,但没有上头,再三思考后,决定收手,“凌晨才能下班的工作,我媳妇儿,受不了。”

在那以后,梁兴晟开始接手家里的生意,“卖大米。”

梁志忠经营大米生意几十年,梁兴晟从小在米堆里长大,水稻变成大米,中间的每一环他都如数家珍。但他越了解,心里的问号就会越大。

“收稻、卖米,这样的模式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

“我们潜在的客户要怎么挖掘?”

“庆安卖米的农户太多了,可是收益是真的低,要是能一起发财就好了。”

2016年,电商盛行的风,吹醒了梁兴晟的春天。固化的消费圈层被打破,庆安大米不再只卖给固定的经销商,而是通过互联网,从他手里开始走进千万百姓家。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需要胆识。说服别人给自己买螃蟹,甚至一起吃螃蟹,就不是张嘴的功夫了。

父亲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梁兴晟搞电商的人,“我们向来是先收钱,再发货,互联网说啥要先发货,过一阵子,才能收到钱,这,谁说得准?”

没有父亲的支持,梁兴晟的启动资金少了大半。不过,父母一旦与子女发生争执,鲜少会赢。

上一代的不忍心,成为下一代隐形的筹码。

梁志忠拿出了50万,要求梁兴晟在三年之内,线上产值达到线下的一半,在归还100万的同时,帮助当地农民创收。

压力越大,能量越大。梁兴晟自从2018年下半年接入苏宁拼购以来,业务成长迅速,已经成为苏宁拼购的头部商家。今年9月底,更是成为苏宁拼购的庆安大米玉米拼基地。从2019年1月到2019年6月这半年时间,梁兴晟在苏宁拼购创造了超过500万元销售额,成为成长速度最快的商家之一。高峰时期需要三百多个就业岗位,他不仅依托苏宁拼购让庆安的大米走了出去,还提高了对农户的稻米收购价格,以及给当地贫困户带来了就业岗位。

苏宁拼购重塑了交易的形式,也让更多人知道什么是电商?久胜镇的镇长于秦面对镜头时候说:“非常欢迎拼购村能够落户久胜镇,苏宁是电商行业的领军者,有口皆碑。希望能借着这个机会让聚晟米业这一类的企业能够带动更多产业,带动农民致富,让电商下行。”

04 梦醒时分,梦想成真

今年11月28日苏宁拼购在黑龙江庆安县举办2019年苏宁拼购村授牌仪式暨社交电商助农富农研讨会,正式更名1年多来,许多专耕苏宁拼购经营的商户,以村为单位聚集,逐步成长为拼购村。此次,苏宁不仅给首批10个拼购村授牌,还发布了“万店推广+5亿流量+10亿补贴”的新版扶持政策。

今年“818”期间,苏宁拼购订单数突破10万的商户共有2610家。许多专耕苏宁拼购经营的商户,以村为单位聚集,依托社交电商赋能,逐步成长为拼购村。

随后,苏宁拼购发布了拼购村的遴选标准。经过商户报名和筛选,最终黑龙江绥化市庆安县梁家窝棚屯、辽宁省盘锦市甜水镇甜水村、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东风村、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和寨村、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王大庄村、四川省大凉山盐源县柯登村、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南路台村、江西省庐山市温泉镇通书院村、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戴圩村、浙江省慈溪市龙山镇筋竹村这10个村入围首批苏宁拼购村。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朱启臻也认为,让年轻人回归是乡村振兴的根本,苏宁拼购是一种崭新的电商模式,也是吸引年轻人回归乡村的重要手段。“电商落地发芽之后,势必要有人生产,这将产生更加细化的分工,给年轻人施展才华的机会。”

而这些拼购村的带头人们无一例外,几乎全是年轻人,其中年龄最小的梁兴晟是90年生人,今年只有29岁,正是当打之年。

年轻,便有无限的可能。拼购村的模式便是相信相信的力量。

对于到来的年货节,张奎给拼购村制定了个小目标——销量要比去年同期增长1000%。未来3年内的大目标则是:在全国培养1000个拼购村,造富500万人。

“梦醒时分,梦想成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