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认混改变局,奇瑞谜题仍难解
2020-06-18 10:48:58
  • 0
  • 0
  • 0

产业作者|任倩

编辑 | 谭松

来源|一鸣网

传闻奇瑞混改遭遇变局,这无疑为其未来走向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近日,有媒体称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奇瑞混改出现了变局,入驻奇瑞的青岛五道口第三期资金尚未到位,导致股权交割延期,这笔资金约为50亿元。奇瑞也因此陷入资金压力,而为缓解压力,其决定加快旗下奇瑞新能源上市节奏,争取2021年完成导入,2022年实现主板上市。

而对此,奇瑞控股官方称奇瑞增资扩股项目摘牌以后的后续工作,均按照既定计划正常推进,而关于奇瑞混改的臆测性报道为不实消息,相关信息请以官方渠道为准。

关于混改情况暂不得而知,然而可以确定的是,自去年底奇瑞汽车正式宣布青岛五道口以144亿元入主后,奇瑞似乎就进入了静默期。

一波多折混改路

当初的增资扩股,正是奇瑞为偿还负债以及获取下一步业务发展资金的举措。 从2018年9月开始,奇瑞便开始了一波多折的混改路。

2018年9月25日,奇瑞股份与奇瑞控股在长江产权交易所发布增资控股挂牌公告,但并未成交;

2019年9月,奇瑞控股与奇瑞股份再次启动增资扩股,期间腾兴长三角(海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青岛五道口这两家意向方引发外界猜测;

2019年12月4日,长江产权交易所公告显示,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控股)、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股份)增资扩股项目顺利成交,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青岛五道口)成为奇瑞控股、奇瑞股份的新股东。

由此,先后经历多次流拍之后,奇瑞混改终于落下帷幕,被青岛五道口基金接盘。

随后,奇瑞控股与奇瑞股份进行了一系列工商变更。奇瑞股份由原先“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国有控股)”变更为“其他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青岛五道口向奇瑞控股投资75.9亿元,持股比例为30.99%;向奇瑞股份投资68.6亿元,持股比例为18.5185%,加上奇瑞控股间接持有的32.4815%,成为奇瑞控股的第一大股东,总比例达到了51%,原第一大股东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退居第二,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退出。

显然,奇瑞对于新股东是寄予厚望的,董事长尹同跃也在增资成交结果公布当天表示,“青岛五道口团队了解汽车行业,既有丰富的产业和客户资源,也有产业投资和资本运作经验,能够协助奇瑞实现2025战略蓝图,为奇瑞腾飞赋能。”

然而自此之后便进入静默期,直至今年“两会”期间,尹同跃才针对当前业内最为关注的奇瑞混改进程进行回应,其表示“混改还没有完成完成,要到今年8月底,现在还在过程当中。”

如今8月未至,却有混改遭遇变局消息传出,哪怕官方出面否认,更难掩这笔资金于奇瑞的重要性,毕竟根据当初长江产权交易所的通知公告,奇瑞获得的近144亿元将用于偿还对奇瑞股份的负债以及奇瑞控股现有业务、新业务的发展及日常经营,而一旦遇阻,打击必然是致命的。

混改利好无可否认

反观去年12月进行混改之后,其为奇瑞带来的利好却是有迹可循的。

数据显示,奇瑞汽车4月销售新车40079台,环比增长15.4%。其中国内销量环比增长30.3%,新能源销量环比增长112.5%。1-5月,奇瑞集团销量共计售出18.9万辆(含出口)。尹同跃也不否认,其称“现在整个市场都动起来了,这两个月市场比过去要好”。

根据资料,“青岛五道口”的企业全称为“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显而易见的新能源车领域,这也与奇瑞的重点发力方向不谋而合。

据悉,青岛五道口是为参与奇瑞增资扩股项目专门设立的基金主体,注册地在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青岛汽车产业新城,且青岛市即墨区是青岛五道口的重要基石投资者,而后续青岛即墨区与奇瑞控股集团在济南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奇瑞新能源汽车项目亦落定即墨区。

一方面,即墨区与奇瑞的合作带来一系列产业集群,奇瑞控股同时与中国邮政、科大讯飞、商汤科技、北京地平线机器人、青岛海信网络科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另一方面,青岛五道口的入股也有助于奇瑞缓解资金压力。

如此看来,青岛五道口之于奇瑞,甚至是奇瑞新能源而言,实为救命稻草般的存在。

新能源不是救赎

至于传言所说, 陷入资金压力的奇瑞决定加快旗下奇瑞新能源上市节奏,争取2021年完成导入,2022年实现主板上市,又能否成为新的救赎?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我们不可否认奇瑞新能源在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占有的一席之地,旗下包含小蚂蚁、艾瑞泽e、瑞虎e等车型,已成为一家集新能源汽车研发、生产、销售、售后维修等一体化业务的企业。

甚至有知情人士透露,奇瑞新能源为上市已经筹备了2-3年,公司一切运作皆与上市相匹配,只差“临门一脚”。

然而随着如今的汽车市场由数量扩张向质量提升转变,奇瑞这类凸显规模的品牌有着明显的局限,发展颇为乏力;再加上疫情之下,整个汽车产业被迫陷入停摆,车市仍未完全回暖,也对这类汽车企业产生了无可挽回的影响; 另有新能源汽车行业烧钱属性与行业本身的日渐艰难,如奇瑞新能源般的车企也不容乐观。

作为曾经的自主品牌一哥,奇瑞从2009年便开始致力于摆脱一直以来通过逆向开发车型而被困在低端市场的尴尬局面,发布多品牌体系,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轿车品牌奇瑞、中高端品牌瑞麟和威麟、商用车品牌开瑞四大品牌, 但也是这凌乱的产品战略造就了奇瑞逐渐扩大的亏损与负债。

至少目前看来,纵使混改变局被否认,奇瑞谜题仍难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