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好医生,「重疾缠身」
2020-05-22 09:49:41
  • 0
  • 0
  • 0

产业作者|任倩

编辑 | 谭松

来源|一鸣网

关于平安好医生的瓜是一茬接一茬。前有抄袭风波尚未平息,后又人事地震接踵而至,甚至 受后者影响,发布人事任免公告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也就是18日当天平安好医生股票大跌8.46%。

起初是5月15日,平安好医生发布公告称,由于王涛的个人原因,公司董事会决定其不再继续出任平安好医生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决定免去其上述职务。

当天与王涛同被免职的还有联席公司秘书林源。几日后又有消息称,继王涛被免职后,公司董秘、首席运营官、首席产品官、首席技术官等管理层也已被全部免职,由平安集团指派的新管理层已到岗接任。对此,平安好医生表示,这是出于现有公司治理、经营管理决策机制,个别管理层的变动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和管理。

不出意外,如此高管大换血引来诸多动荡与猜测。5月19日晚间,平安好医生再发公告称,由于王涛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经董事会决定,自2020年5月15日起免去王涛董事会主席等职务。

显然,这与王涛朋友圈离职感言中的“经本人提出,董事会批准,我将不再担任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和CEO职务”、“ 六年奋战,与家庭聚少离多,希望多花时间陪伴家人”等说辞相悖。 且免职公告来的猝不及防,仓促到需要当日生效,更有甚者,一改企业对于离职高管的客套,全文丝毫未提及对这位一定意义上的公司创始人的谢意,如此决绝究竟是何故?

王涛之于平安好医生

回顾王涛与平安好医生的渊源。

适逢移动互联网兴起,一直有意涉足医疗,并将医网、药网和信息网“三网融合”的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看到契机。在此之前,马明哲也曾涉猎,通过收购医院、收购医药等方式参与,皆无声响。

可以说,王涛是马明哲搬来的救兵。毕竟在此前的履历中,王涛曾任金山科技首席技术官,阿里巴巴集团高级副总裁、阿里软件董事长,是马云早期“五虎将”之一,被誉为“中国软件运营应用之父”。2013年年底,已经离职的王涛受邀带着一众阿里人加入平安,并出任平安健康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一年后,王涛成功打造了中国移动医疗第一大App“平安好医生APP”;三年后,平安好医生完成5亿美元A轮融资,估值30亿美元,此次融资同时刷新了全球范围内移动医疗初创企业单笔最大融资及A轮最高估值两项记录;五年后,平安好医生在港交所上市,并创下2018年以来港股最大规模IPO。

以上是属于平安好医生的战绩,却也是王涛的战功。说其为平安好医生的创始人绝不为过。在王涛的一手打造下,成功弥补了平安的技术短板,并实现后来者居上,超越早前的春雨医生、丁香园、好大夫在线等互联网医疗平台,晋升为中国互联网医疗第一股,拥有千亿市值。

不可否认王涛之于平安好医生的重要意义,然而后者依然选择放弃,这般决绝令人费解。 但据报道,同时被免职的还有首席运营官白雪、首席技术官王齐、首席产品官吴宗逊、人事行政部总经理秦戬,而三人皆为王涛在阿里时的旧部。如此一来,阿里系老将完全退出,答案也直指平安好医生驱逐阿里系。

接替王涛的是方蔚豪。2012年加入中国平安后,其创建了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兼CEO,同时任平安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平安好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显而易见,方蔚豪是“自己人”,且拥有丰富的医疗条线管理经验。平安集团毫不掩藏对于方蔚豪的期待,称“平安好医生将在方蔚豪带领下,抓住互联网医疗行业的重大发展机遇,进一步打通平安医疗健康生态圈闭环”。

王涛与方蔚豪,一个纵横互联网行业,一个擅长医疗领域,前者成就了平安好医生,而后者能否拯救平安好医生呢?

遗留难题

至少现在看来,方蔚豪面临的难题不小。

当初的平安好医生之所以能够后来居上,皆仰赖于平安集团的导流与输血,这点毋庸置疑,但这也成为平安好医生备受诟病的问题。

其二,收入方面。迄今为止,平安好医生仍依赖平安输血,构成其收入的分别为在线医疗、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以及健康管理和互动四大板块,而前三大板块均深度依赖平安集团。据悉,平安好医生前五大客户分别是平安寿险、平安产险、平安银行、平安健康险、平安普惠,2019年其贡献的收入占平安好医生总收入的39.7%,其中仅平安人寿就贡献了总营收的27.1%。

然而,背靠大树并不好乘凉,哪怕在平安加持之下,平安好医生仍难逃亏损泥潭。根据数据,其上市前,也就是2015年至2017年亏损额分别为3.24亿、7.58亿、10.02亿,而上市之后的的2018年、2019年亏损分别为9.13亿、7.47亿,也就是说,5年累计亏损近40亿。

而究其原因,大概与互联网公司的通病——烧钱、补贴脱不了干系。根据平安好医生2019年财报显示,其销售营销费用颇高,2019年达到12.06亿,占收入的比率为23.8%,而2018年高达12.38亿,虽说相比略减2.6%,但仍十分可观。

一面是无止境的透支,一面是难抑制的亏损,平安好医生困境难掩。尽管如此,王涛仍持乐观态度,在今年2月的发布上曾表示,“公司将努力在2021年实现盈亏平衡”。但后有知情人士透露,“本来计划说2021年实现盈利的,后来仔细考虑,还是改成了盈亏平衡。”

然而,平安好医生等不了王涛了,这或许就是公告中写着的“由于王涛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那么接下来这个难题将交由方蔚豪解答。

祸不单行

“入不敷出”的平安好医生太急于寻求增长点了,而今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就成了转机。

疫情期间,平安好医生一方面全员坚守岗位,开展线上义诊,配合武汉等多地卫生系统做好诊疗和心理疏导工作。另外,湖北全省向平安好医生开放在线医保支付资格,患者问诊后在网上买药可以走医保卡,使其成为全国首个获得省级医保接入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也一度获得用户的广泛认可。

另一方面, 平安好医生在其官方微博发出“全民送口罩”活动,声称“可登陆APP免费领取口罩”,但用户登陆APP后发现,口罩每次只能领一只,用户另需支付10-18元不等的运费。且在官方宣传海报中,赫然显示着KN95口罩的图片,但消费者领到的却并非如宣传中所说的KN95规格口罩,都是些KN90或其他一次性普通口罩替代,这些口罩市价仅1元左右。 如此行径,引来用户口诛笔伐。

或许是“营销活动”的到位,又或许是“下载APP并注册会员”的强制,平安好医生的确因此而斩获一波流量。这些年, 平安好医生这些年的用户增长表现出一定程度疲软,其2019年注册用户增幅为18.9%,仅为2018年的一半;MAU、MPU增速只有20%多,远低于2018年超过85%的数据。

而在疫情期间,平安好医生累计访问人次达11.1亿,App的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新增用户日均问诊量是平时的9倍,相关视频累计播放量超9800万。这对于增长乏力的平安好医生来说无疑是利好,随之而来的便是市值暴涨。上月15日,公司股市值首次突破了千亿港元大关。

然而,这不过是疫情之下的互联网医疗泡沫,一切将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而归于平静,可平安好医生还需要自尝通过透支企业公信力而获取关注的苦果。

雪上加霜的是,口罩风波没过多久,平安好医生再陷抄袭丑闻。

5月8日,平安好医生推出“健康卫士”产品5G心脑监护平台,主打功能是心梗、脑梗的提前预警。5遇月9日,该新产品遭到雪扬科技CEO马剑飞指控,称平安好医生首席创新官陈卫俊团队以合作为名骗取重要技术文件,抄袭其所运营的安顿产品,并向法院递交材料起诉,索赔5000万。

据马剑飞称,平安好医生新品在包括产品页面布局、具体分项项目、产品、品牌slogan等方面都与雪扬科技产品高度雷同,甚至“关于‘脊椎’这个器官,正确的表达应该是“脊柱”。当时我们考虑到这个小错误,并不影响用户理解使用,我们所以未及时改正。结果,你们把照单全抄。”

对此,平安好医生仍坚持,“平安好医生健康卫士”产品系自主研发,在研发过程中不存在任何侵犯其他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

据悉,马剑飞已针对此事向法院提交了起诉状和证据材料,目前诉讼已立案。实情如何暂不得而知,但无论真假对于互联网医疗第一上市公司的抹黑断然不会小。

“自杀式”营销、“舍弃”创始人、深陷“抄袭”丑闻…… 平安好医生的2020年过于魔幻,2021年实现盈亏平衡的诺言还作数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