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正没落! 
2020-09-08 14:54:31
  • 0
  • 0
  • 0

产业作者|铭瑄

编辑|谭松

来源|一鸣网

连续盈利或许是陌陌在新一季度财报里少有的能拿出来大书特书的指标了!

近日,陌陌交出2020年第二季度答卷,营收、利润、活跃用户等各项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乏力”也成为财报背后的关键词,股价应声大跌,跌幅共计超过23%,回到2016年水平,而关于陌陌没落的声音也再起。

社交在国内互联网行业一直是一个特殊的赛道,尽管一直以来探路者不断,但成气候者少之又少,在腾讯系、微博之外,大多数的社交软件也只能是一个小而美的存在。

而陌陌避开腾讯及微博覆盖盲区杀出,后布局直播、收购探探成为社交领域的另一极,但如今看来,这一极的的动能不仅在冲突天花板方面倍感乏力,且在短视频等领域的蚕食中想象空间也被进一步压缩,这是否意味着陌陌没落的开始呢?

各项指标相继失守

根据陌陌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虽然实现了连续22季度持续盈利,但各项关键指标均滑入负增长通道,其Q2营收38.683亿元,同比下降6.8%,净利润为4.564 亿元,同比下降37.73%。

更为关键的是,其MAU也出现了负增长,财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陌陌MAU为1.115 亿,去年同期为1.135亿,用户流失达200万。这对于陌陌来说,无疑是释放出了巨大的危险信号。即整体用户达到天花板之后,用户的留存成为最大的难题,也意味着陌陌未来的想象空间也被进一步压缩。

与此同时,尽管营收、用户规模下降,但其第二季度营收成本则相反增加。根据财报数据,其销售和营销占总收入的比例从去年的12.1%上升到15.3%。

当然,值得注意的是,陌陌的各项指标从2019年开始就已经表现出了乏力感,如用户规模一直徘徊在1亿左右,营收同比增速,也从2019年Q1时的34.67%一路走低,下降到2020年第二季度的-6.8%,而这样的态势在未来或许将还会持续。

在新一季财报中,陌陌也降低了下一季度的预期,公司以及2020年第三季度陌陌营收在37-38亿元人民币之间,同比下降16.9%-14.6之间,季度环比下降4.3%至1.8%。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市场对其的预期无疑是建立在增长之上,但当下的陌陌各项核心指标相继失守,这也是引发资本市场震荡的关键所在。那么陌陌究竟怎么呢?是否就此走向没落之路?我们需要回归到陌陌本身来看。

社交,破不了的圈

在国内网络社交版图,破局者愈发艰难,这是市场给出的答案。

对于大多数的社交赛道玩家来说,新晋者如soul等均逃不出“小而美”的窘境,而阿里,抑或是字节跳动系等巨头也在不断的尝试,但最终都逃不出草草收场的结局。陌陌作为社交赛道第三极,但事实上,其社交的圈也一直未破。

一方面,QQ、微信及微博等传统社交平台横亘,将人们基本的社交需求规训成固定的形态,同时,这三大社交平台几乎满足了人们基本的社交需求,这对于大部分新晋的社交软件来说,猎奇成为最核心的价值,也使得这些新晋社交平台逃不出“我们聊得不错,加个微信吧”的最终解决。

另一方面随着抖音、快手、B站等多元化的内容平台的崛起,并以高度垂直、精准的策略将用户的注意力与时间也被进一步分食,同时也进一步压缩了传统社交平台的可衍生价值,提供基础聊天社交、生活分享的模式,也使得社交软件、平台的同质化愈发严重,在商业能力被削弱的同时,用户流失在所难免。

以上两种因素,无疑是陌陌乏力背后最关键的因素。

2018年初,陌陌宣布以7.6亿美金全资收购探探,试图通过拓宽产品线来在社交市场将一个多元、持续化的故事。但在背后则是陌陌自身用户增长乏力的体现。

根据陌陌2017年财报,陌陌这一年月新增ID持续下降,2017年第四季度,平均月增用户已不足8万,到了2018年2月,其月增用户下降至5.6万。

而对于社交行业来说,新增用户则是市场衡量一家公司最核心的指标。但如今看来,收购探探,并没有给陌陌带来持续性的利好。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在用户这一指标之外,陌陌作为一家社交公司,但若将其对标目前全球范围内主流社交平台,其在商业层面的想象空间也一直非常局限。

仅以微信为例,基于社交,衍生出了公众号、服务号、小程序、短视频、电商等等服务生态,而陌陌除了相关增值服务,跨界的直播成为其在商业层面将故事的唯一方向。

根据陌陌财报,其收入结构也非常不健康,2020年Q2陌陌营收总额为38.683亿元,其中直播收入为26.029亿元,增值服务收入为12.043亿,移动营销收入为0.38亿元,游戏收入为0.116亿元。

与此同时,这种弱关联性跨界叠加行业风口属性下的的高度竞争,使得其风险剧增。前两季度的财报数据,也将这种风险暴露了出来。

直播,被“挖角”

根据陌陌财报数据,直播为其主要收入来源,占比近7成。前两季度营收及利润的下滑,这主要是由于直播服务营收的减少。

Q2季度陌陌直播服务营收总额26.03亿元,同比下降16%。这已经是陌陌今年连续第二个季度下滑,此前一季度公司直播服务营收23.32亿元,已经同比减少了13%。

2015年前后,娱乐型秀场直播大火,陌陌依托庞大的社交用户基数,叠加用户属性,在直播领域的强势布局,效果立竿见影,快速实现扭亏为盈,并创造了持续多年的盈利与营收规模的大幅增长,但随着直播形态的演变,整个娱乐性直播市场开始式微。

数据显示,娱乐性直播收入来源于直播打赏、广告收入、会员收入、游戏推广以及佣金分成五大渠道,其中,直播打赏占比超过90%,但随着风口渐停加之疫情影响用户收入下降,娱乐性直播整体面临着用户付费意愿下降、付费能力下降的的新局面,无论是陌陌,亦或是映客等娱乐型直播平台均遭受重创。

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陌陌直播服务与增值服务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达1280万(包括探探付费用户420万),同比减少了120万。

另一面,抖音、快手及B站等新型的内容平台又以全新的姿势杀入,不仅分食了直播行业本来再难增长的流量,且这些平台的流量与造富能力也使得大量主播迁移阵地。据媒体报道,陌陌的一个公会有40%的主播流向抖音。此外,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大报告》显示,2020年6月,娱乐直播行业月活用户规模仅为8670万,同比下降16.6%。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陌陌在直播内容方面依然单一,主要以颜值直播为主,这也意味着在直播形态快速迭代的当下,陌陌直播的风向也将进一步增强。加之直播带货的快速崛起,将进一步挤压陌陌直播的生存空间。

破局,没有新故事

整体来看,作为一家社交公司,陌陌核心依靠直播养活,但直播似乎留给陌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对于核心的社交业务来说,陌陌依然面临着无法破圈的难题,且用户的下滑,也让其正在加速丧失想象空间。

求变,也是陌陌接下来的关键词,但倍感乏力!

一方面,其在陌陌及探探两大社交应用之外持续探索,寻求新的增长空间。近年来,陌陌先后发布了ZAO、是他、赫兹、cue等数十款泛社交App,但至今难有产品独当一面,相反增加了陌陌的各项成本支出。

除此之外,陌陌也试图通过增加付费场景拓宽商业想象空间,如推出“闪聊”、“发现”等功能,也使得本季陌陌增值业务(包括虚拟礼物服务以及会员订阅服务)出现了较好的提升,营收总额达到12.04亿元,同比增长27%。

另一方面,陌陌也加速了对探探商业潜力的进一步挖掘。财报数据显示,目前,探探全球总用户数已达3.6亿,探探今年二季度的营收从2019年二季度的2.848亿元增至5.172亿元,同比增长81.6%。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中旬开始加速探探直播业务的测试。

唐岩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提到,“随着探探和陌陌主App增值服务出色的增长表现,我们现在能更专注于推动核心直播业务的结构调整,使其在新的宏观环境中健康稳定地发展。”

但综合来看,陌陌虽然试图通过多样的方式来谋求破局,但回归本质来看,社交领域的多元化布局是否能成气候尚未可知,因为在社交市场无论是APP工厂字节跳动,亦或是腾讯,这几年广撒网的方式,并未取得成效;另一方面,其持续押注直播也很难看到在下半场的竞争优势。

而于当下的陌陌来说,如何首先实现在用户增长层面的破局,也是提升市场信心的关键所在,面对这一指标的失守,陌陌如果在短期内找不到解决方案,没落或也至此开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