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陈年」往事 
2020-06-28 09:44:46
  • 0
  • 0
  • 0

产业作者|任倩

编辑|谭松

来源|一鸣网

凡客诚品沉寂许久,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竟是因为雷军卸任的缘故。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凡客诚品(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近日发生工商变更,雷军卸任董事。此前,雷军刚退出两家凡客关联公司高管职位,包括由凡客技术控股有限公司100%持股的北京励家纬世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纬地经天科技有限公司。

几日前,小米集团公关部总经理徐洁云还曾对此事澄清,“雷总没从凡客撤出,凡客旗下某一实体的工商变更跟凡客股东结构完全是两码事”。然而至此,凡客关联企业高管名单中已不见雷军的名字,其全面退出“凡客系”已成事实,而雷军的那段“陈年”往事就此尘封。

从凡客诚品诞生说起

提及凡客诚品,很难不想到其与雷军的渊源,毕竟一度以后者之姓冠前者之名。据悉,凡客品牌英文名为VANCL——VAN是法语中“先锋”的意思,而C、L则为创始人陈年及雷军的姓氏首字母。

2000年,雷军与陈年二人相识于金山春节联欢会上,当时雷军急于寻求懂图书和音像制品的人才加入创立不久的卓越网,而时任《书评周刊》总编的陈年被认为是不二人选。于是在雷军的力邀之下,陈年正式入局电子商务领域。

几年后,卓越网被亚马逊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成功收购,雷军和陈年也开始了各自的事业线,凡客诚品也是这时候诞生的。

根据公开资料,陈年于2007年正式创立互联网快时尚品牌凡客诚品,而当时作为投资人的雷军毅然成为凡客的天使投资人,甚至为其带来了一亿美元的发展资金。不仅如此,雷军还亲自出面给凡客诚品的产品站台,在一些场合穿凡客的衣服,可谓又出钱又出力。

雷军的名字必然存在于凡客的发展长河,这是从其诞生之初决定的。

高光时刻

凡客诞生之初,淘宝深陷产品质量舆论漩涡,京东刚刚完成电商转型,可以说当时中国互联网电商格局尚处雏形,但凭借全场包邮、24小时客服、30天无理由退换货等在当时看来十分完善的服务体系,迅速崛起的凡客诚品犹如一匹黑马。

加之王珞丹、黄晓明、韩寒等当红明星为其代言,以及赚足眼球的“凡客体”—— “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爱赛车,也爱29块的T-SHIRT,我不是什么旗手,不是谁的代言,我是韩寒,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和你一样,我是凡客”等这类红极一时的广告词,让凡客诚品在2009年达到其发展巅峰。

数据显示,当年凡客诚品共计卖出了3000万件衣服,销售额暴涨400%,突破20亿元,成为排在京东、亚马逊、当当之后的中国第四大B2C电商。2011年初,野心暴涨的凡客为自己制定了100亿元的目标营业额,陈年甚至不惜夸下海口:“终有一天将国际奢侈品牌巨头LV收入囊中。”

当然,凡客诚品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同样风光无限。经一鸣网梳理:

2007年7月,获得雷军投资的700万天使轮启动资金;

2007年10月,获得联创策源、IDG等1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08年1月,获得软银赛富1000万美元B轮融资;

2008年7月,获得启明创投、IDG等3000万美元C轮融资;

2010年5月,获得老虎基金5000万美元D轮融资;

2010年12月,获得联创策源、IDG等1亿美元E轮融资;

2011年7月,获得中信产业基金、嘉里集团和淡马锡2.3亿美元F轮融资;

2014年2月,获得雷军、淡马锡、联创策源、IDG、软银赛富等1亿美元Pre-IPO。

也就是说,在成立的8年时间里,凡客进行了8轮融资,累计金额远超5亿美元,投资方不乏知名风投机构,其巅峰时期估值高达50亿美元。

本来上市有望,可世事难料,凡客没能等来IPO,陈年也没能如愿收购LV……

跌落神坛

或许是高速增长期给了凡客足够的底气,可高歌猛进之后便是一蹶不振。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11年,彼时凡客诚品的销售额达到40亿,相比2009年的20亿直接翻了一番,其增长速度可见一斑。然而,野心爆棚的凡客诚品不满足于此,更是尝试扩张品类,产品从主打的衬衫、T恤以及帆布鞋向非服装品类盲目扩张,甚至覆盖到菜刀和拖把等物件,也因此产品特色与质量下滑严重。

截至2011年末,凡客诚品总亏损近6亿元,库存达到14.45亿元,全国各地几十个仓库库存积压严重,资金链断裂、被指拖欠供应商款项和大规模裁员的负面新闻不断。

后又在2014年的一次质量抽查公告中,凡客诚品共有鞋、服装、提包等11批次产品登上“不合格榜”,这对于深陷泥沼的凡客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当然,尽管凡客落寞,雷军却从未放弃。2013年,雷军与陈年讨论凡客的窘境,并给出解除危机的方案,即去毛利率、去组织架构、去KPI。2014年,雷军甚至牵头联合多家一线投资机构,为凡客诚品拉来1亿美元融资,但并未能扭转颓势。

一度辉煌如凡客诚品这样的独角兽,竟也会从神坛跌落。

“分手快乐”

陈年也曾试图拯救过凡客。他反思,“2007年到2009年我还在产品一线,还会经常跟大家一起讨论产品。但是之后,在2009年到2013年,接近4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在怎么做产品这件事情上太上心。”

雷军也说,“对凡客过去来说,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做的非常好,真正的问题是到后来忽略了品质控制,用户要买的不是凡客的广告,最最重要的是买一件好的产品。”

二人似乎不约而同将失败归结于产品,其实不然。

纵使陈年后尝试东山再起,带领凡客转型;纵使凡客召开声势浩大的新品发布会,试图回归大众视野,却依然不抵时代洪流,在国内电商市场风云变幻中淡出。可以说凡客的高光时刻是时代赋予的,而凡客的销声匿迹亦是时代注定的。

雷军曾无奈感慨,“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投了凡客,从那以后只能穿凡客的衣服”。或该庆幸?这段关系将随着雷军与凡客的解绑而终结,而雷军的那段“陈年”往事也将随之尘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