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VLOG 的破圈之路在哪?
2020-05-25 15:53:50
  • 0
  • 0
  • 0

产业作者|王晶晶

编辑 | 谭松

来源|一鸣网

视频江湖又生故事。

Vlog破圈,巨头围猎。短视频平台的割据版图趋于成型,巨头需要寻找新的机会,恰逢其时,Vlog乘势而起。

据媒体报道,阿里正在冷启动一款名为“粗盐”的Vlog产品。无独有偶,百度旗下视频网站爱奇艺也推出一款名为“PAO”的Vlog 产品。而在不久前,爱奇艺就曾推出过对标YouTube的APP“爱奇艺随刻版”。

Vlog的巅峰时刻即将来临?这不是巨头的第一次在短视频领域寻觅新的契机,B站、抖音、小红书、微博等玩家都曾将触手探至Vlog这一形式,但不可否认的是, Vlog形式在中国作为短视频领域的一个方向,长期以来并未探索出本土化的价值点。这次巨头们加码布局,是否能迎来Vlog的高光时刻?

Vlog

舶来品的本土化历程

不同于抖音快手等传统短视频,Vlog是典型的的舶来品。

Vlog兴起于YouTube,在国内从小众走向大众,还要得益于明星欧阳娜娜。2018年,欧阳娜娜与字节跳动合作,在今日头条及西瓜视频上推出自己的Vlog系列视频,收获大量粉丝,Vlog一时燃爆国内。

然而,接踵而至的就是Vlog平台争夺战。

2019年,百度旗下“好看视频”发布Vlog蒲公英计划,宣布将给予5亿现金补贴,20亿流量扶持。不久后,B站上线“Vlog星计划”,全年500亿站内流量曝光、上线“Vlog领域优秀UP主”认证系统。

无独有偶,抖音也宣布进军Vlog,并推出“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值得注意的是,抖音作为一个专注15秒内容的短视频平台,正是在此时向用户前面开放1分钟视频权限的。

Vlog不仅在短视频平台与b站、微博“猛刷存在感”,也是主流视频平台的内容补充。

Vlog主打平民化的视频内容,以呈现故事背后的故事为主要内容,背后折射的新一代青年群体对生活内容的偏好口味。

艾媒咨询显示,2018年中国Vlog用户规模为1.26亿人,预计到2020年或达到3.68亿以上。随着5G和“新基建”时代的到来,互联网势必将迎来新一轮颠覆性的发展,短视频平台将面对怎样的冲击,未来可期。

国内的Vlog处于起步阶段。当前的Vlog平台更多是以明星网红的带动为主,在通过平台自身培养的创作者去形成底部的流动。未来,像“粗盐”这类低门槛的垂直类Vlog创作平台将陆续上线,或将形成新一轮冲击短视频的微光。

短视频窘境难解

Vlog难当大任

Vlog的火爆,让平台巨头们蜂拥而至,并将其视为下个视频风口,但事实显然不容乐观。

一方面,创作门槛高。相比于抖音等短视频,Vlog拍摄门槛更高,不仅更加注重内容,对于出镜者的要求也更高,更加突出出镜者的人格魅力。拍摄一条Vlog视频短则两三天,长则两三周,制定详尽的拍摄和旅游计划,撰写文案大纲,有计划且专业性的拍摄,场景转换、后期剪辑等拍摄门槛都在将许多中小部创作者拒之门外。

另一方面,盈利难。这是国内诸多视频平台都面临的窘境,虽然各大平台都在激励用户创作Vlog,但Vlog高格调的特点必然决定着其无法达到像传统短视频一样的海量创作规模。而且视频盈利问题是视频行业发展多年的痛点,广告、会员等收入在高额的内容和运营成本中略显微不足道。

Vlog是短视频平台在流量红利触顶之后探寻的另一价值增长点,吸引新的流量入局在各大平台竞争之余,成效并不显著,当然,盈利问题更是难上加难。

中国式Vlog:造星

巨头入局,在Vlog中看到了什么?

实际上,Vlog具备很强的造星功能和塑造明星形象功能,在营销之路或将有新的打法。

就造星而言,素人博主凭借自身特色、优质的脚本一炮而红也是比比皆是。就如博主馬鯊鯊在发布《去超市找我妈的情敌》Vlog。Vlog中既有传统家庭伦理的俗套剧情,又有文艺电影般的哲学气质,发布之后迅速引燃全网,一天之内她的粉丝增长数十倍。

再者,明星重塑自身人设,收割粉丝也是一大看点。

明星生活不同于大众生活,非常契合Vlog所需要的故事性。在追求新鲜感与观赏性的Vlog内容领域,明星私下的平凡生活更是成为吸引粉丝的看点。

同时,Vlog的沉浸式体验让明星—粉丝的交联更为紧密,粉丝情感联结、个人形象与品牌营销,“人格化”的Vlog实际上能补足明星在影视作品、综艺之外的形象短板。

囿于Vlog的拍摄门槛,未来很难实现“全民Vlog”的愿景,但风口之下,或会出现一大批具备个人号召力的Vlogger,凭借内容聚拢粉丝,呈现出一种全新的偶像生态,品牌方势必会将Vlog领域作为投放重点,Vlog可在国内或将形成从内容创作、粉丝文化、形象塑造、商业变现的全闭环商业模式,建立更加长远的发展逻辑。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