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果文化」这家公司 
2020-01-15 10:00:42
  • 0
  • 1
  • 0

产业作者|任倩

编辑 | 谭松

来源|一鸣网

池子的炮轰让笑果文化被迫从幕后移至台前,这家一直立于《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身后的公司成了「主角」。

起因是池子微博自曝被移出笑果文化内部群「笑果艺人大家庭」,嘲讽「这就是脱口秀,这就是笑果脱口秀」,并@贺叔叔很忙(笑果文化CEO贺晓曦)称「你挺有意思啊,你怕我哈哈是吗」。

随后贺晓曦对此事做出回应,声明称王越池(池子原名)已于近日与笑果文化提出解约诉求,公司正寻求与其进行法律层面的协商。

看似是一起被定性为「艺人解约」的事件,实则牵扯众多。

当年风光

可以说是《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系列脱口秀节目的走红成就了笑果文化,最直观的收益便是成了资本宠儿。

2016年7月,笑果文化获得来自王思聪的普思资本的天使轮融资;

2017年4月,完成1.2亿元A轮融资;

2017年5月,又宣布完成A+轮融资,领投方为天图资本,华人文化、游族文化、南山资本跟投。

2019年4月,完成新一轮工商变更,注册资本金从183万元增加为189万元,新增投资人南山星曜和天图东峰,二者亦参与了A+轮融资。

据传,笑果文化的新估值达到了30亿元。

王思聪给予了「年轻态喜剧消费文化的升级」的评价;黎瑞刚称其为「属于年轻人的喜剧革命」。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监管中心对外公布的《2017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16档播出量破10亿的网综节目中,有两档出自笑果文化,这两档节目就是《吐槽大会》以及《脱口秀大会》。彼时,文娱产业备受追捧,脱口秀节目异军突起,当热点撞上爆款,可以说笑果文化占尽了「天时地利」。

当然也少不了「人和」,李诞、池子便是。

《吐槽大会》之前,李诞、池子还是另一档脱口秀节目《今晚80脱口秀》的幕后写手,由于王自健的屡次提及得以走到台前,凭借一张巧嘴为观众所熟知,后遇上节目停播,转战《吐槽大会》的李诞、池子更快速地走红,拥有了大批拥趸者,成了所谓「脱口秀明星」。

资本市场得利,娱乐行业得势,笑果文化一时好不风光。

今日遭遇

与之一起扶摇直上的,还有李诞、池子剧增的个人商业价值。不再局限于脱口秀,二人的触角伸至整个娱乐圈。

那个叫嚣着「人间不值得」的李诞开启了出书、上节目、接广告等一系列行程。综艺节目方面,据不完全统计,李诞在走红后不到三年时间内上了10余档综艺,包括常驻节目《吐槽大会》《奇葩说》,以及《拜托了冰箱》、《火星情报局》、《奇遇人生》、《十三邀》等等,同台者不乏高晓松、蔡康永、李宇春等知名演艺圈人士;商业代言方面,李诞也代言了如铂爵旅拍、去哪儿网等多个商业品牌,火爆程度十分惊人,其热度也与明星无异。

那个被称为「95后脱口秀天才」的池子就显得有些锋芒,商业化程度虽不及前者,但也配合公司参加过一些综艺,比如与李诞一起录制的《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向往的生活》,以及单独录制的《仅三天可见》,再来便是网络上「口无遮拦」的「耿直」形象。可无法否认的是,这二人别具一格的商业价值。

然而, 两位头部演员在拥挤的娱乐圈尚如鱼得水,笑果文化却在这本就人烟稀少的脱口秀行业不知所措。

首先体现在节目质量每况愈下。时至今日,《吐槽大会》已经经历了四季更迭,数据显示,《吐槽大会》前三季的累计播放量分别为19亿、32.06亿、23.08亿,豆瓣评分分别为7.5分、6.9分、6.3分。如此播放量却收获了一路走低的评分,足以见得观众对于节目的失望,有网友称「吐槽大会」俨然成了明星「洗白大会」。

再加上头部演员的退出,节目遭遇双重打击。池子早前就曾宣布退出,直到第四季《吐槽大会》开播确实未见其身影。但节目太依赖脱口秀演员了,并肩数季的池子就相当于「台柱子」,一旦出走影响巨大,这一季节目评分也直接降至6.0分。

其次是公司内部问题。在网络流传的池子群发给同事的一段文字中,池子笑称「热烈祝贺笑果成为一个成功的大型傻逼公司我决定终止跟笑果合作了」,他表示是不想「搅和这坨稀屎」,甚至毫不避讳的说「上面的人,下流,肮脏,自己人搞自己人」,究竟这个一度被定义为「中国脱口秀中流砥柱」的笑果文化掩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内幕,如此信息量巨大的曝光实在让人唏嘘。

其实倒也也不难猜测。企业的内部冲突往往体现着深层矛盾,纵观笑果现状,《吐槽大会》高开低走,《脱口秀大会》影响力有限,系列节目皆显颓势,说白了还是公司内里问题。

乏力的笑果,贫瘠的脱口秀土壤

从爆火到放缓,笑果文化似乎愈渐乏力,是企业问题,亦是行业问题,究其根本还是国内脱口秀土壤的贫瘠。

其一,内容不适。脱口秀是一个舶来品,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道坎就是西方文化能否在东方土地上扎根,内容的不适应、观众的不适应等等,本土化进程中问题颇多。再三迁就国人内敛含蓄,尽少触碰尺度禁区,不免演变成今日的「洗白大会」。

其二,人才匮乏。国内市场对于脱口秀探索尚浅,人才也处于匮乏状态,笑果文化显然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一方面通过「工作约+经纪约」的形式锁定优秀人才,另一方面发力脱口秀艺人的编剧招募选拔以及培训,并为其成立下属公司笑友文化。然而时间过去许久,走出的优秀脱口秀演员寥寥无几,这个行业仍然在翘首以待下一个「李诞池子」。

其三,时代特征。如果以节目论,中国脱口秀行业大约经历了三个年代,以周立波为代表的《壹周立波秀》、以王自健为代表的《今晚80脱口秀》、以及李诞池子为代表的《吐槽大会》,细究三者可发现其特有的年龄圈层属性。比如周立波受众多为60后、70后,王自健多为80后,李诞池子多为90后、00后,鲜明的年龄圈层对应着独有的「梗」,周立波的很多笑话可能年轻人不懂,而李诞池子的很多段子老年人同样无法理解,属于一代人的娱乐属性过去,也导致了脱口秀内容的不可持续性。

针对国内脱口秀行业的未来发展,一鸣网曾采访笑果文化脱口秀演员、笑友文化CEO史炎,他说 「现阶段的脱口秀行业就像是沙漠,而要做的就是培育土壤,有了土壤才有春天,我们已经在努力了,得慢慢来」。

的确,无论是节目的可看性,还是演员的崛起都不见提速,同样放缓的还有资本市场,对比前几年一年几轮融资的速度,笑果文化距离上次获得融资似乎已经过去一年了。当内容不再、「天才」出走、资本退却,笑果文化这家公司还剩下什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